戀祐kiwi

=但威=有愛的日常-後悔篇-

有種付出叫︰我不後悔。
人類總是很脆弱,很容易受傷,不管是心理還是生理。或許某一天,誰就會經不起傷患而走向死亡。
但惡魔和人類不同,他們不容易死亡,他們已經在這個世界活了幾千幾萬年,就是看透了萬世滄桑,也看透了生死。
每個人都只能陪人走一程,走完一生的路程,他們就要放開彼此,踏上分別的旅途,這一次旅途是吉是凶,無人知道。唯一能知道的就是,身邊再無熟悉的人扶持,孤身一人的旅途終究還是充斥着寂寞。
可是作為惡魔的他們,獨自一人走過多少年頭,走過多少路途,多少人在他們身邊出現再消失,他們沒法留住身邊的人,幾千年來的孤寂讓他們對人類失去信心,皆因人類不能永遠相伴,總有一天會背叛永久相守的承諾。
當一個惡魔愛上一個人類,他們的戀情注定不被祝福,他們的戀情早被詛咒,他們的戀情設有期限…然而,他卻沒有放棄愛他。
或許威廉一生中的悲劇都和馬車拉上關係,他也差點以為自己是注定避不開那馬車的意外,與數年前父母去世時同樣。
艾扎克邀請威廉到自家在近郊的別墅渡過一個悠閒的假期,但他林因為魔界有重大的會議就沒有跟威廉的馬車去,會稍後自行前往。
意外就是意料之外,誰也不會想到好好的一個假期會遇上暴風雨。
雨水不停拍打馬車的車窗,天空漆黑一片看不到一點星光,威廉一個人坐在車上,一陣孤單的感覺湧上心頭。騎師看見暴風雨在加強的趨勢便先去找尋可以避雨的地方,就在這段短短的時間,暴風雨突然加強,駕車的馬匹大概是感覺到不妥便開始失控的猛跑前,因為沒有騎師,威廉也在車廂內,所以沒有能控制牠們的人。
威廉發現問題時已經很遲,他打開窗子看着馬往不知的地方跑去,心感不妙。可是他再看遠一點,發現馬要跑向的地方是一處懸崖,看樣子是馬有信心從現處的地方跳到低處,可是馬車即使能跟着馬到低處,這樣動向大概會把馬車內的人摔死吧。
威廉想過召喚但他林來幫自己,但總是有點別扭,也不想阻到他做正經事。上次打擾了卡米奧和瑪利亞小姐的相處,威廉已經很內疚了,不想再因為這點小事就打擾到別人,便放棄了這個辦法。
威廉想過很多方法,唯一可行的就是在馬跳下懸崖前離開馬車。可是要從高速前行的馬車跳下來,受傷是難以避免的,距離懸崖越來越近時間就越來越緊迫,威廉別無他法,咬緊牙狠心一躍。
在地上滾了數圏威廉已經眼花繚亂,只感覺到頭一痛,然後雨就驟然增多,威廉看着灰黑色的天空,或許是他看過最絕望的顏色,緊緊握着從口袋中拿出的但他林的召喚符,最後就失去了意識。
另一邊,工作中的但他林一直都不太舒服,總是覺得有什麼事發生了。所以工作完成後他一刻都不敢留,立刻就去了艾扎克的別墅,聽到艾扎克說威廉還未到加上不久前有暴風雨來襲,他就更不安了。
這是阿蒙和瑪蒙像只落湯雞的回來了。
「但他林大人!這次出大事了!」這是阿蒙。
「選帝公出事了!」這是瑪蒙。
「什麼!」但他林利用自身的魔法快速轉換到威廉的所在地,並讓阿蒙和瑪蒙帶人去幫忙。
雖然心理上做好準備,可但他林根本不想看到威廉發生任何意外,所以當但他林站在威廉失去意識的軀體前,還是有一刻感覺自己全身的力氣被抽走了一般。
大雨仍在持續,淋醒了嚇得發愣的但他林,他馬上張開結界把雨水隔絕,然後衝到威廉身旁。
威廉就像個陶瓷娃娃,一動不動,讓人有種他已離開世界的氛圍。但他林小心翼翼的抱起威廉,心怕一不小心就傷了他,也害怕觸碰到的只是沒有温度的身軀。
撫上威廉的臉和前額,「很燙!」,心想大概是發燒了。
扶着威廉頭部的手也摸到異常的液體,但他林察看才發現頭上有一個傷口,出了少許血。
看到威廉手中自己的召喚符,但他林不禁一愣。
這時艾扎克帶着救援隊員到了,但他林馬上打開結界讓他們進來。
救援隊員把威廉抬上擔架時但他林也很擔心的叮囑他們要小心點,不要摔到威廉。
把威廉送回艾扎克家後,醫生就開始為威廉治療,但他林一直守在門外,開始自責。
「如果我能陪着威廉,他就不會…」
艾扎克不知道該說什麼,只好靜靜的等着。
得到消息的凱文從學校趕了過來,作為學校的牧師他有活動要在學校幫忙才沒有來,「少爺他怎麼了?」心急的神情和額角流下的汗水可以看出他很擔心。
醫生從房中出來,輕嘆了口氣,眾人立刻圍了過去。
「醫生!威廉他怎樣了?」
「應該並無大礙,只是…」
「只是什麼?」
「他頭部受傷,但因為他尚未醒來,所以未知對他影響有多大。另外因為長時間淋雨的關係,他發燒得很厲害,發燒加上頭部創傷,不知會有何後果。」醫生皺着眉又嘆了口氣,「唉…現在我給了他退燒的藥,希望盡快把燒退了減少對傷患的影響。」
艾扎克送了醫生出去,凱文去拿冰水給威廉降温,但他林就進了房間看威廉,坐在床邊,威廉的頭用繃帶包着,手腳都有一些小傷痕,反而臉上就一點也沒有傷到。
輕撫威廉的臉,但他林不禁皺眉。
為什麼我不在你就不懂好好照顧自己?
為什麼不召喚我們來幫你?
凱文站在門外,拿着一盤冰水,沒有進房。
雖然讓一個惡魔照顧少爺是有點不妥,可是少爺最想見到的人,是他吧…
聽艾扎克說少爺失去意識也緊緊握着他的召喚符。
把冰水放下然後敲門,便離開了。
但他林看着擱在門外的一盤冰水,沒有思考太多,便用毛巾沾水幫威廉降温。
一整晚但他林都沒有睡,一直幫威廉替換毛巾,希望他有多快就多快退燒。
皇天不負有心人,到了翌日的中午,威廉的體温回復了正常,可是他還沒有醒過來。
眾人都讓但他林不要那麼擔心,想讓他去休息下,西迪和卡米奧都勸過他很多次,可他偏不聽就是要待到威廉醒來為止。
於是大家便合作把他打暈,然後抬他回房。
早上再次到來,威廉感覺到窗外射進的陽光,聽到窗外鳥兒的鳴叫,意識漸漸回籠。
「這是哪兒?」
剛好凱文進房間來看威廉,便看到威廉醒了。
「少爺!你醒了!有沒有感覺哪兒不舒服?」
「噢,是凱文你啊。嗯…就是覺得頭有點疼…其他的沒什麼問題。」
激動的擁住威廉,嚇了威廉一跳,「少爺你沒事真是太好了!」
「到底怎麼了啦?」
凱文沒有回答他,只是留了一句「我去通知大家!」
收到通知的眾人匆匆的趕到威廉的房間,看到他若無其事的倒了杯紅茶給自己喝,但他林感動得馬上衝到威廉身邊擁着他。
嚇了一跳的威廉差點把杯子掉到地上,然後一個皺眉,把但他林推開。
「無禮的人!膽敢對我做這種事!我可是特懷寧家族的後人,豈能讓你這種人胡亂擁抱!」
但他林還未反應過來,又被告知自己在威廉眼中是無禮的人,仿如他們從未認識。
「你騙我!」但他林把威廉的情況想了個大概,但始終接受不了他的記憶中沒了自己的存在,用力的捉住威廉的肩膀把他推到牆角,「不會的!我是但他林啊…」
為什麼你會忘記我?
看到但他林的行動有激動的傾向,西迪和卡米奧把他拉開,西迪一邊安慰着他,卡米奧就分析了情況。
「威廉,你記得我是誰嗎?」
「我怎麼會不記得總代呢?內森前輩。」
卡米奧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,然後趁威廉不在意時轉換成惡魔的狀態,毫不意外的威廉看了惡魔的卡米奧和西迪也不認得他們是誰。
就在他們考慮該怎麼辦時,艾扎克和凱文帶着醫生來到了,卡米奧把情況告訴了醫生,然後就和西迪但他林出去了。
本來打算安慰一下但他林,可是看他的樣子又感覺不了什麼受打擊的心情,兩人就這樣目送着但他林回自己的房間。
醫生診治完畢,便把情況告訴了凱文,威廉隱隱若若知道應該是有什麼事發生了,但想了很久仍然是什麼都想不到。
送了醫生離開後,凱文看着一臉苦惱的威廉嘆了口氣。醫生說威廉失憶的原因應該是由於頭部的撞擊,有可能過一段時候就會恢復記憶,也有可能永遠都記不起。
凱文坐在威廉旁邊,揉揉他的頭髮。
「吶,凱文…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?」我和剛才那些人很熟嗎?
「嗯,的確是這樣。但也沒有必要強行去回憶,傷了自己就不好了,順其自然吧。要記起的始終會記起的~而且,少爺你的身體才是最重要的。」
和威廉詳談了好一會再服侍他休息後,凱文才把眾人叫到,討論以後的行動。
「和少爺談過了,他的記憶好像是回到了認識你們之前。」
「就是他不小心召喚了我以前?」
「嗯。」
「我認為和他平常相處,再偶爾和他說說遇見我們後的事來刺激他的記憶會比較好。」眾人都同意卡米奧的提議。
「他連我也忘記了…」一直沒怎麼說話的但他林有點擔憂。
「別擔心啦~」西迪安慰他,「我相信真正的友(情)情(侶)絕對可以跨過這次的考驗的。」
假期剩下十來天,威廉雖然會感到困惑,但因為如何想也想不到什麼,便放棄了獨個兒胡思亂想。
威廉捧着一堆書到了艾扎克別墅的花園去看,坐在樹下倚着樹嗅着淺淺的花香,他只覺心曠神怡,拿起一本書就開始看。
四月是個乍暖還寒的時期,剛剛從温暖的屋子走出來的威廉,坐在室外久了又覺得冷了,就是打了個震抖。
凱文煮食時看到這個情況就讓但他林幫威廉把披風拿出去。
但他林拿着披風準備拿威廉披上,威廉大概是聽到腳步聲就反射性的說︰「謝謝你啊,凱文…是你?」
出現的是一個意想不到人,讓威廉有點意外。
「嗯,怕你冷着。」幫他披好。
「謝謝你。」
在威廉身邊坐下,凝視威廉看書的側顏,威廉大概是感覺到但他林的視線,臉不禁紅了。
「你看什麼呢?」因為知道可能自己才是理虧的人,對但他林就客氣了。
「以前我一向都是這樣看你的。」笑中好像滲了一點苦味。
好一會沒有說話,良久,威廉才問了一句,「你叫但他林?」
「嗯~有興趣聽聽我和我朋友的故事嗎?」
威廉看進但他林血紅色的眼瞳,微風如在他們耳邊低語,他淺笑。
「好啊…」
十天的假期,十段被威廉忘記的回憶,十段記憶讓二人的距離縮短。
威廉聽着間中會有不明白或是想更了解的地方,但他林都會一一詳細講述,仿如所有事都是剛剛發生似的。
「你已經活了數千年,一直都是獨自一人?」
「嗯,你可以這樣說吧…但是亞斯他錄、巴芺曼和拉米亞都在啊。」
「不是說這個…我的意思是,你從沒打算找一個伴侶嗎?即使是你…你的朋友,他是一個人類吧,能陪伴你的時間有限…你不會感到寂寞嗎?」威廉以理性的角度去想。
但他林沒有即時回答,視線望向遠方。
威廉也沒有催促他,只是靜靜的等着,或許二人都需要一點時間去安靜去思考。
「我不會覺得寂寞,因為…只要他出現過,我就不會忘記,即使他離開了,他也會永遠存在於我的心中。」但他林深呼吸一口氣,「我不會後悔和他相識相戀,憑藉和他的一段故事就足以讓我感到幸福。」
了然的淡笑了,威廉閉上眼,掩蓋自己感動得淚水滑下的事實。
十天假期的最後一天,故事告一段落,二人肩並肩的睡着了。
整個下午他們都在樹下午睡,直至威廉被鳥兒喚醒,可但他林還沒有醒。
「還說自己是什麼異相大公爵…睡相不也和其他人一樣,都是那般不能外傳的樣子。」威廉一邊嘀咕,一邊幫但他林理好亂了的頭髮。
花園的不遠處種着一棵木棉樹,是艾扎克的父親從其他地方找回來的種子,正值四月的時期,木棉花開滿樹。
威廉看到這就不禁想︰過幾天這兒就會飄滿棉花吧。
木棉花開得很紅,就像一團團熊熊的火在燃燒。
風把打開的書吹到某一頁,書上清楚寫着木棉花的花語是︰珍惜眼前的幸福。
「或許,我也有一點喜歡上你了…」用只有自己聽到的聲音說着。
但他林悄悄勾起嘴角滿足的弧度,俏皮的睜開一只眼說︰「真的?」
「喂!」漲紅着臉瞪着但他林。
但他林一個轉身就跪着的把威廉困在自己和樹之間,兩人的距離很近,好像再靠近少許就可以親上。
「我也喜歡你~」
把威廉額前的髮絲撥到耳後,二人相視而笑,就這樣兩唇相疊。
威廉腦內閃過一些回憶的碎片,記憶漸漸回籠…
微風吹過,吹散了淡淡的花香,延伸了這份幸福。
原來,我是注定要喜歡上你的…
傻瓜~你是我的,當然要喜歡我~

---後悔篇(完)---
後悔篇真的寫得比較多,想說完整個故事就花了多一點時間~
惡魔和人類的愛情,真心虐啊…TAT
是說真想快點看漫畫的後續~~
---全文完---
第一次寫文有很多東西都未學懂和習慣,文風文筆文句仍然有待改善,還請gn們多多包涵~
感謝來留言的gn~給了我動力寫下去^^
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再寫呢,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可以開(刷)新(但)坑(威)
笑~

评论(6)

热度(10)